发丝的逃离

2023.06.20

我一直还算信奉一个道理,大部分期望得到的,都应该要循序渐进的。
财富、影响力、学识、身高体重,又或是各种XX主义互相争夺的稀缺权力,也是要循序渐进为佳,否则容易适得其反。
但也存在例外,例如我本应日渐后退的发际线,却像突然爆发了战争,边塞失守,残余的败兵们丢盔弃甲仓皇而逃,毫不留恋。

那一根根撑起我颜面的发丝,走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在我睡梦中偷偷溜走,还是在我洗澡时跟着水流一起奔向那想象中碧水蓝天实则阴暗的臭水沟。
好好留在我的头顶上,享受阳光雨露和指尖按摩不好吗?

以至于现在我的额头和发际线,边界感变得十分模糊。
我在洗澡时,经常纠结于是否可以用洗面奶,头发脸蛋一把撸,残余的发丝,已经不配拥有专享洗发露的待遇了。

是发丝自己主动离去,还是源于我熬夜、嗜辣的不挽留?
无论如何,它们的离去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让我原本的热爱变成了抗拒。

首先,我抗拒运动。
因为运动会大量出汗,而众所周知,植树造林可抵风沙,植被越丰厚,越可以减少水土流失,而现在我头顶的植被稀少,无法锁住水分,别人的头顶是茂密的亚马逊丛林,而我一旦流汗,就像泄洪,波涛汹涌,势如破竹。

再有,我抗拒拍照。
以前,无论是什么角度,拍完的照片起码自我感觉良好,没有不适感。
但现在,竟已经沦落到与朋友合照,他(她)们发到社交平台之前会先为我P上发际线,且P的那么的不和谐。虽然我并不需要这项服务,但能感觉到他(她)们竭尽全力P图后的无力感。

还有,我抗拒大风。
集体的力量大,一根筷子和五根筷子相比,一根筷子显然容易被折断。
同理,一根发丝,孤立无援,更容易被放倒或被吹飞,原本整整齐齐的方向,变得七扭八歪,丧失了绅士风度。

不过,凡事有正必有反,有坏必有好嘛。

我洗头的速度比别人快一倍。
不仅节省时间,也让我充满自豪感,因为洗头有时意味短暂的“改头换面”,就是洗完头对着镜子擦干时,感受到[我好干净啊]的短暂一刻。
看,老子“改头换面”的速度都比别人快。

不需要再花费大价钱烫头。
因为现在发丝脆弱如人心,我怕它们在一次次被卷中夭折,最好的呵护就是别折腾它们。

被承认是高手。
最大的好处,还源于我的职业是一名后端研发工程师,我开朗外向的性格,一度被误认为不属于技术高手那一派,但当他们仔细盘查了我的发丝后,嘴角微微上扬,不经意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啊,真怀念几年前还可以梳大背头的日子。
啊,我的发丝,又掉了一根,请你循序渐退,别太离谱。